轰焦冻中心杂食

【出轰】left

代友发 朋友了坚持让我代发
打死这个开完脑洞就跑的人
分割线下开始被附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能写着写着变成all轰吧
黑镜AU
圣朱尼佩罗
惯常ooc
魔改各种背景
在这荼毘和轰是兄弟,且荼毘→轰




00
轰焦冻牺牲了。
这本是英雄世界很正常的事。
越是强大的英雄,冲锋在前线与敌人战斗所伴随死亡的几率越大。
当敌人的个性——能把所接触的物品尖锐化,并且将它插入轰的心脏,在轰身后的爆豪骤然紧缩的瞳孔里映射出的是漫天的血花。
一旁急冲而来的绿谷一拳击飞敌人,接住轰下落的身体,血液将他整个人都染红了。
“轰君!你撑住!治愈女郎一会就……”
绿谷的话未说完,只见怀里的轰的唇颤抖嗫嚅一会,便永远合上了。

安德瓦赶来医院的时候,就看见自己最骄傲的儿子身上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,旁边心电图已经变成一条直线。轰安详地闭着眼睛,没有呼吸,也没有心跳。
前NO1英雄安德瓦一声不吭地站在轰的病床前,微弯的脊背好像老了十几岁。
绿谷呆滞地坐在病床前,昨天,他才刚刚和轰庆祝在一起的五周年纪念日。
今天,物是人非。

01
葬礼举行得很成功,所有A班的同学包括以前执照补习的夜岚等人都纷纷闻讯赶来。
轰冬美通红着眼睛招待着弟弟的友人,但是。
她看着在轰的墓前的绿卷毛男子,现役NO.1英雄deku,已经一动不动坐在那好几个小时,谁过去跟他搭话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爆豪同样站在墓前,他心里清楚,如果自己当时反应得更快一点的话,也许这个混蛋阴阳脸就不会孤零零地在地下了。
丽日担忧地向前,来回看了一眼这对固执倔强的幼驯染,拍了拍绿谷的肩,“小久,轰君不会想要看到你这样的。你可是要带着笑容拯救他人的英雄啊。”
“可是我连我的爱人都拯救不了。”绿谷突然开口,眼泪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。
绿谷断断续续地抽噎,渐渐地,原本寂静的墓地旁,响起许多恸哭声。

轰焦冻醒来的时候,四周一片漆黑。他起身拉开厚实的窗帘,明媚的阳光刺得他眯了眯眼。
他揉了揉糟乱的头发,想不起来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又为什么在这里。
“哟,我亲爱的弟弟,你醒了啊。”
推门而入的人让轰警觉地摆出战斗姿势。
“荼毘?”轰眯起眼,“你不是……?”
“死了?”荼毘微笑地看着迷茫的轰。
“欢迎来到圣朱尼佩罗。”

02
“当年被那个混蛋'肃清'后,我一醒来就莫名其妙地在这里。”荼毘领着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“怎么?你可是他视如珍宝的小儿子,怎么也到这里来了?还有你那傻不愣登的绿卷毛爱人……”
“绿谷?爱人?这里是哪里?”
荼毘盯着一脸疑惑不似作假的轰,徒然诡异地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,那个老头子竟然……”
荼毘捏起轰的下巴,伸舌舔了一下轰的唇,轰一脸惊讶又嫌恶地推开他,“你干什么?!”
“你。”荼毘揽住轰的腰,“在这个世界可是没有个性的哦?”
“荼毘,住手。”凌厉的拳风直冲冲朝着荼毘袭来。
荼毘不得不送开手躲开攻击,“欧尔麦特?啧。”

待荼毘离开后,欧尔麦特神色悲痛地拍了拍轰的肩膀,“轰少年,你年纪轻轻就来到了这里。那绿谷少年可怎么办哟?”
“这里可是圣朱尼佩罗啊。”
“你在说什么?说起来欧尔麦特你不是已经……”
“是啊,所以轰少年,你是因为治疗病痛而进来呢还是因为死亡?”
“圣朱尼佩罗,是医疗系统运用最新的意识存储再生技术研发出新型治疗方法,按照法律,死者在生前可以自愿选择死后是否将意识驻留在圣朱尼佩洛。同时患有绝症或老年痴呆等病症的人,可以在每周六定时定量试用圣朱尼佩洛系统,用于缓解他们的痛苦或通过怀旧记忆治疗老年痴呆症。”
“哦。”轰突然反应过来,“我好像是被敌人的武器刺穿了心脏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103)

© syasyasya | Powered by LOFTER